青玄道主

第106章 大羿(求保底月票)

第106章 大羿(求保底月票)2017-11-10 10:44: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逢有东夷最强大的箭术,可射~出灭日箭后,依旧抽空了他所有的精气神。他从来没有动用过此箭,自然也不会料到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当灭日箭离弦后,逢心中除了阵阵虚弱感之外,还有一个念头,他原来离‘羿’还差那么远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初大羿连射九箭,毫无疲惫,可他一箭就已经掏空了精气神。这对他的打击,甚至还盖过沈炼那句‘我等你许久了’。

    灭日箭一旦离弦后,就仿佛有了生命,消失在虚空中,消失在沈炼的神思之外。

    沈炼并不把逢看在眼里,但是现在的他心头感受到危险之极的感觉,悠扬的琴音依旧在他指尖飘飞,天地间依旧有风声,水声,梅山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,可是有一点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一股毁灭一切的剧烈杀机,如同潮水一样侵袭他的不染心,已然神明的元神,好似被一层乌黑浓稠的墨水染上,变得漆黑幽沉,同时念头迟滞,好似被捆仙索绑住般。

    这股剧烈的危险感,几乎能和他当初跟衍虚的决战相提并论,更甚者犹有过之,而且直到灭日箭离弦时,他才清晰感受到,在此前他竟然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对于精通易道且触及命运之理的沈炼而言,这无疑是一次严重的挫折。

    人在世间便有劫数,沈炼突然明白了一点,这就是他的劫,正因为他感受不到这股危险,才成了他难以逃避的劫。

    如果他事先算出逢是何人,如果他打听清楚逢的过往,那他一定能知道灭日箭的来历,一定能有所防备,可他太相信自己的预感了。

    这场劫数的可怕在于动摇了沈炼对于自身预感的信任,毕竟这股预感曾经许多次帮助了他,现如今反而被蒙蔽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灭日箭就再度出现了,就在梅山上,就在青玄洞外。就好似将虚空穿透,终于搅动了无数的天地灵机,颠倒了日月,颠倒了五行,大地彻底陷入恐怖的幽邃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沈炼清晰地瞧见了灭日箭,通体黝~黑阴沉,却代表着不可抵抗,不可闪避。那是天地间一种道者的成就,是‘大羿’意志自过去而来的延伸。

    沈炼仿佛能看见遥远的时光长河中,有一个男子,弯弓搭箭,射落天上永不陨落的太阳。

    那种孤傲,不把人世间一切事物放在眼中的气质,深深印刻在沈炼心灵中。随之而来的是灭日箭,如同因果之刀,无可回避,轻易洞穿了沈炼的心脏。

    在灭日箭洞穿沈炼心脏时,沈炼感受到自己的元神被灭日箭的气机侵袭,稳固的元神竟然有瓦解的趋势,同时也没法观想出灵宝天尊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男子绝没有抵达灵宝天尊那等无上超脱的境地,甚至不能走出时光长河,但他印证了道主佛陀之外的成就,在天地宇宙间,亦近乎无敌。

    这种成就,只有将某条道路走到极致方可以达成,在不灭的大道上留下痕迹。即使男子消失了,陨落了,这种痕迹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逢知道灭日箭真正的威力有这样大,他定然舍不得用来对付沈炼,会等到最关键的时刻,用以毁灭夏王或者云阳身边的妖圣。

    他没有成为‘羿’,就永远不会了解这种成就。而沈炼就阴差阳错下,成为灭日箭的目标。更或者说这是他跟大夏因果纠缠下的代价,也是他跟大夏过往纠缠了断的机会,只是这机会未免太过危险了。

    毕竟沈炼从世间广义上已经死了,灭日箭夺去他一切**上的生机,甚至连元神都开始崩坏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的天仙境,只这一下就得形神俱灭,再无幸理。好在沈炼不同,他依然算是勉强‘活着’。

    这得感谢老道士,更得感谢衍虚。

    大梦心经可以将人生化为一场梦境,天魔妙法,正是在梦境中自由往来的无上之法。

    一正一邪,一道一魔,正如阴阳鱼一样,象征青玄一前一后两大不世出奇才对于超脱的深刻理解。

    而沈炼却继承了青玄两位不世出奇才对于超脱之道的感悟,人世间再无一人能有此感悟,包括衍虚,包括老道士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两人遗留的无形资粮,才让沈炼得以在这场生死之劫中延续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在元神崩坏的刹那,沈炼靠着两人遗留宝贵感悟,化出一场梦境,将自己拉扯进去。如今‘他’不在幽冥,而在梦里。

    一场可能永远醒不来的梦中,亦是他躲避灭日箭伤害的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唯有在这场由他编织的梦境里,方可以抗衡大羿那股自过去延伸过来的无敌意志。

    同时这样让沈炼通过梦境,看到那被时光掩埋的年代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是天皇消失,天帝未曾崛起的年代。

    群龙无首,却有无数的道者搅动风云的大时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终氏的人此时看不见任何天光了,黑暗带来无比的恐慌,况且天地灵机的错乱,在一刹那间带来无数的灾祸,有些地方风雨骤然而起,有些地方的地**竟然冒出火焰,还有巨大的冰雹出现砸碎房屋,种种灾难异象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神庙里,妇好抱紧母亲,“娘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阿莲望着神龛上的灯,抱着怀里的妇好,不停地祈求着,但是灯毫无反应。这盏莲花状的灯,似乎并没有被她的诉求所动,可是阿莲知道,仙师是不会骗她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灾祸越来越烈,神庙风雨飘摇,阿莲却不知道如何表现心诚,毕竟她已经尽到最大的诚心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水侵入了神庙,还有鬼怪的呼号声,最后阿莲蓦然间生出一股勇气,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,割开自己的碗口,放出鲜血滴落在莲花灯的灯心上。

    这是血祭,以鲜血为祭,几乎是对神灵最大的虔诚了,如果这也不管用,阿莲就不知道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灯盏终于有了反应,但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亮起来,只是有一股莫名的气息散发,稳定住了飘摇的神庙。

    阿莲望着沈炼的神像道:“仙师,如何才能救更多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神像静默无言,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ps写到大半夜终于搞定一章了,弱弱求下保底月票。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