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81章 幽篁

第81章 幽篁2017-11-10 10:43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武丁来这里时,闻仲告诉过他一句话,“力量和境界,不能完全反映一个人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的强大是能超过境界束缚的,闻仲希望武丁也能成为有些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他被封住了一身法力,来到东湖这险恶的地方。

    离他和雷婧比试还剩下三天,三天里足以发生很多事。

    武丁失去了法力,才察觉自己的弱小,水面是平静的,但是水面以下,激流汹涌。

    那些潜流无时无刻不在动摇武丁的身形,可这些都不算可怕,可怕的是潜流中那些食人的海兽。

    武丁失去了可以依仗的飞星诀,仅有手上的木刀,以及惊人的灵觉。

    没有了法力,他再难以施展抽刀断水的刀法,更无法结出生生不息的刀域。

    他比凡人强大,却远不如暗流下的海兽有力量。

    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堵水墙,很高很高,武丁在水墙面前,显得尤其渺小。

    武丁握紧了了刀,直到水墙推过来,狠狠劈去,然后整个人都翻飞起来,那股巨大的力量,让他全身骨头都受到剧烈震动,如同要散架一样。

    练气士的身体固然及不上夏族强壮有力,可是也远比凡人身体素质好很多,但是在浩瀚的自然之力面前,就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武丁高高抛起,又狠狠坠下水面,忽然之间又使出一刀。

    这一刀完美的借助了下坠的力道,劈在水墙水势最高的位置,顺势而下,登时水墙一分为二,露出一片黑色的脊背,那是一只海兽的脊背,光滑无比,面积足有方圆三十丈。

    脊背很快就翘~起来,钻出一个巨大的鱼头,露出整洁锋利的牙齿,以及幽不见底的巨口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险恶的境地,武丁毫无犹豫的一刀劈下去,木刀古朴无华,只带着一阵和空气摩擦的滋滋声,力道十足地斩向鱼头。

    在高速的运动中,武丁‘看’不见鱼头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立体图案,一根根管子以及奔腾不息的血液在眼中清晰可见,还有各种的缝隙。

    整个鱼头的构造,无一不如掌上观文那样清楚明了,他清晰知晓鱼头何处最为薄弱,甚至计算到下坠一刀的准确力量,还有海兽接下来的反应。

    仅仅一刀,毫无阻拦劈开鱼头,鲜红的血液飙飞,沾染在武丁胸口,很快被湖水冲刷下去。

    可真正的考验这才开始,因为海兽血液的缘故,越来越多的海兽朝武丁方向聚集,他还要在这里呆上三天,直到比试之前。

    武丁在接受炼狱般的训练,试图练成至为高深的刀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雷婧却怡然自得许多。

    她练成呼风唤雨后,整个人气质如梦似幻,就像一场烟雨,教人看得见美丽,却看不清美丽,会引人无限遐思,但又猜想不出具体,如隔云端。

    现在雷婧在夏宫,旁边也是湖水,这里是玉湖,不是她主动要来的,而是夏王让她来的。

    人说玉湖之水乃是天上来,固然有所夸大,但事实上玉湖的水灵机充足,更甚夏渠,而且水势平缓,极适合修炼水之一道的修者在此修行,吞吐天地元气。

    雷婧没有去灵机最充沛的湖心亭,而是坐在一处白堤,身后杨柳依依,摇曳生姿,但不及她美。

    她喜欢呆在这样的地方,静谧安详,无人打扰。

    以前的她不是这样子,似乎是因为受了某人感染,才会变得这样。

    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好,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不过静谧终究是难以保持的,她听到了有人来。

    并非她是听到了脚步声,而是心灵中有所感应,知道来了人。实际上来人行动时没有声音的,那人是大祭司。

    他取下了过去一贯戴着的青铜面具,绝美的容颜更胜雷婧一筹,此刻抱着一面素琴,幽幽走来,好似幽灵。

    雷婧没有回头,玉容泛起微笑,悠悠道:“大祭司,你找我么?”

    “此间除了你,也没有别人。”大祭司淡淡道。

    雷婧轻声道:“听说你身体不好,怎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有咳嗽声响起,虚弱,无力。

    大祭司走到了雷婧身旁,纵然没有回头,雷婧通过玉湖上的倒影也看清了大祭司,现在的他消瘦得不成样子,就像是皮包着骨头。

    雷婧不是第一次见大祭司,但比起过去,大祭司确实憔悴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道:“我有什么能帮你的么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笑道:“我想听琴声,不知道你会弹琴么。”

    雷婧颇有些无奈道:“你都抱着琴来了,我说不会合适么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一本正经道:“自然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自己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大祭司将手中的琴递给了雷婧,琴身通体幽黑,琴弦繁复,不下五十之数。

    雷婧轻轻拨~弄了下琴弦,然后道:“这是幽篁。”

    幽篁是很有名的琴,曾经被一位仙家用来招魂,招坠入无间地狱的魂。无间地狱是幽冥世界里传说的一处地方,到如今已经没人知道无间地狱究竟在何处,或许已经不存在了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坠入无间,几乎等于万劫不复,在无间地狱的魂只能一直承受永恒无尽的痛苦,但是那位仙家却将魂从无间地狱招出来,解救了它。

    仙家固然厉害,可是幽篁也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极好的琴,随了我很多年可惜我现在的情况要弹奏它很困难了,只能拜托你。”大祭司道。

    雷婧道:“你想听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道:“随便听听,看你想要弹奏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先生曾经给我吟过一篇《山鬼》,里面也有幽篁两个字,并且我很喜欢,那就弹奏它吧。”雷婧柔声道。

    幽篁的气质是幽邃神秘的,琴音空旷优美,正适合用来演奏《山鬼》,至于大祭司并非无法弹琴,而是在帮她。

    弹琴可以助她安定心神,令她保持完美的状态,迎接三日后的比试。

    柔美深邃的琴音响起,伴随着清幽的歌声:

    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带女萝。

    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
    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

    被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
    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。

    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。

    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( 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