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49章 昆吾石

第49章 昆吾石2017-11-10 10:42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沈炼说要教雷婧雕刻塑像,自然不会食言,这天傍晚,雷婧就看到了一块大石头立在知微斋里,石头质地细腻,里面的灵机充沛,似含有水韵光华,即使雷婧隔得很远都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她认识这块石头,确切的说她清楚石头的来历,那是昆吾石。

    昆吾石的产地掌握在西胡手中,自从西胡向大夏臣服后,前后~进贡了五块昆吾石,其中三块都落在了她父亲大行令雷诺手上。

    而此石锻炼出的刀剑,如水精般光明夜照,能削玉如泥。玉在诸石中算是极为坚硬了,而此石能削玉如泥,其坚硬层度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雷婧走进昆吾石,用玉~指一按,上面没有丝毫印子,她有夏族最高贵的血脉,力气自非寻常,可是用力按这个石头,她竟然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下,足见此石着实是昆吾石无疑。

    她向着沈炼问道:“先生,这石头你是从哪里弄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炼微笑道:“你父亲听说你要学雕刻,欣然将昆吾石取出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雷婧嘴角一抽,真~相绝对不会是这样,他父亲固然对她疼爱有加,可是对这昆吾石藏得极严,连她祖父有扈氏族长雷洪都没能要到一块,更不可能愿意给她用来学习雕刻。

    她自然没有猜错,雷诺自然不肯交出昆吾石,可他也不能拒绝沈炼,况且沈炼是已经拿了东西再来通知雷诺的。

    偌大的大行令府邸,其中种种防御,在沈炼眼中如同虚设而已。

    况且雷诺知道冥罗的下场,只好把沈炼当成祖宗一样供着。

    冥罗有多厉害,雷诺是一清二楚,当日辛烈已经六转六返,周身覆盖的天火之力,足以让任何攻击都在近身时被其身上附着的天火反伤,可是冥罗仅仅轻描淡写,就按照夏王的吩咐割去其双耳,自身却没有染上半分天火,足见修为之深,在帝丘也能排进前十之列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人,居然无声无息死在了宗祠外面,亦反应出沈炼的手段之可怖。

    雷婧只是清楚沈炼很厉害而已,聪慧的她也察觉出来沈炼和她父亲之间有不同寻常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追问,因为父亲没有告诉她,她就不该问。

    况且她也不愿意联想沈炼不好的一面,如今只是想到父亲一定很肉疼,她居然还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雷婧道:“那好,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沈炼轻声道: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他从知微斋的书架里取出一本书,这本书讲的是石雕。自从智慧生灵诞生后,各自就会交流,尤其是人族,他们交流的信息最为庞大,涉及到眼中目中所见以及自身偶尔迸发的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文字就是承载这些信息的最好载体。

    但是文字并非最早的载体,在此之前还有石雕,无论在任何一个有文明发祥的世界,石雕都是最古老的信息承载体之一。

    石雕比文字更立体,蕴藏的信息更全面,高明的人物,可以通过时刻,完美复现他要表达的事物,这是文字所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甚至在夏陵中就有许多浮雕,那都是夏族的先祖,被人以高明的雕刻手法将他们的精神通过石雕流传下来,后人见之不但能追思先祖的伟大,更能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沈炼边翻书,边讲述石雕种种细节,这种教学方式,实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他在刹那间理解这个世界的石雕艺术,又在瞬间将自己的理解传递给雷婧,便是关龙子见到,怕也要说句望尘莫及了。

    沈炼说完各种技巧后,然后看向雷婧。

    雷婧抿嘴一笑,如芙蓉盛开,接着开口叙述自己所听到的,清脆柔嫩的声音回荡在知微斋中,引来许多外面关龙子学生的偷听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雷婧是女子了,故而一没事就跑来偷~窥雷婧,毕竟这么美且是夏族人的女子,少见得很。

    即便不能一亲芳泽,看看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听到雷婧复述雕刻,一时间他们有许多人都暗自思忖要跟着学习,此夜过后,一时间学宫的世界但凡大点的石头都快要绝迹了。

    雷婧自不会在意旁人,她灵慧极高,学习能力很强,复述时又等于学习了一遍,讲出了雕刻石雕的各种细节。

    沈炼颔首道:“不错,但是书本上有一点东西没有讲出来,这也是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雷婧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沈炼抓起了雷婧的手放在昆吾石上,雷婧心跳略微加速,却又故作镇定道:“先生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炼说道:“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雷婧故作害羞道:“先生的手很是温热。”

    沈炼淡淡瞥了她一眼,目光幽幽。

    雷婧就不再调戏沈炼了,她说道:“我感受到石头的纹理,以及其中灵机,沿着内里的纹理流动,有种难以言喻的韵律,很美。”

    沈炼流出一分欣赏的神情,娓娓道:“不错,技艺都是旁枝末节,最重要的是你要能感受到昆吾石的每一寸纹理,体会到其整体的结构,将其分解,从现在开始你就一直感受这块昆吾石,直到最后你眼中所见,不复有石头存在眼中时,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。”

    雷婧昂起头看着沈炼,言道:“这不难,给我一晚上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言语充满自信,目光坦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夏宫庞大而幽深,应龙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池子,它不远处耸立着一根根玄铁柱,呈现黑红之色,铁柱下面燃烧着幽冥之火,铁柱上面绑着一个又一个人,俱是贵族或者域外诸国的一些首领。

    他们连惨嚎的力气都没有了,幽冥之火的伤害包括神魂和**。而且通过玄铁柱传递幽冥火的威能,一时半会间这些人是很难死去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夏王发明的炮烙刑罚,堪称夏国中最令人畏惧的刑罚之一。

    夏王坐在高处,欣赏这些人痛苦的神情,泛起残酷的笑容。

    应龙自从上次被沈炼的气息惊醒,就没有继续睡觉了,对于夏王的恶趣味它不太感兴趣,不过幽冥火烤熟的肉,吃起来的确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在应龙张开龙口将其中一个人叼出来咀嚼时,天空中传出一声嘹亮的鸟鸣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