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7章 巫(为葫芦思侠更)

第7章 巫(为葫芦思侠更)2017-11-10 10:41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说完这些后,韩莹处理好山羊,她们开始进食,沈炼却没有吃东西,他随时可以从四周的天地间取元气取生机,补充肉~身。

    对于他而言,婴孩之身,先天未去,进食血食,反而污浊了。

    这自然被陈箐和韩莹又引以为怪,但见他身上奇异处多了,也没有太惊讶。吃完之后,她们两开始入睡,沈炼并没有急着传她们修行的法门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让黑虎带着他到了外面,缓缓入定,继续分析天地元气,以及研究自身同天地元气的反应。

    忽然沈炼心里生出一丝悸动,他心里闪现出一个画面,在一座月光下的城池中,在一处大厅里,某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被斩下头颅。

    大厅里响起桀桀怪笑声,妇人的颅腔冒出一缕青气,被黑袍怪人收进一个小袋子里。

    沈炼清晰察知这一切,妇人跟他有一丝天然的血缘联系,毫无疑问这就是西梁城的城主,他的外祖母。

    那个怪人显然也是拥有超凡的力量,或许亦算这个世界的修士,收集的青气应当是城主身上汇聚的生民愿力之类。

    看来西梁城的叛乱,并非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画面破碎,沈炼深深凝望了陈箐一眼,旋即闭目,让她好好睡一夜吧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黑袍怪人自然感受不到来自沈炼的注视,或者这世间就没有多少存在可以察觉沈炼不主动泄露的注视。

    沈炼能自如动用的神念远不足过去万一,可是他神念的层次,已经超越了凡俗生灵,甚至在超凡层次中亦是极厉害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种质的差距,自然不是黑袍怪人这种级别的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一位身披盔甲的女将军从外面走进来,她的眉毛浓重如墨,斜斜入鬓,显得特具煞气,按着剑对着黑袍怪人道:“巫师,事情如何。”

    女将军正是叛乱的高家家主高洁,如今西梁城最有权力的人。

    巫师阴森森道:“我已经将她身上的生民心愿之力收取,接下来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登上城主宝座。”

    高洁大笑道:“好,我等这一天已经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答应我的事,又办得如何了?”巫师冷眼瞧着她。

    高洁被他瞧得发寒,说道:“我一时大意让陈箐逃了出去,不过她威望不及老虔婆,谅她也翻不起浪。”

    巫师冷声道:“我说我要的是城主另外一个女儿,谁管那个女人死活。”

    高洁硬着头皮道:“老虔婆早有准备,将小女孩悄悄派人护送到了一只往大夏去的商队里,我正派属下去追。”

    巫师眼中冒起绿油油的鬼火,猛然飞出,好似两道长索,撞击高洁的胸膛,登时皮开肉绽,她痛苦的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我平生最恨别人答应我的事做不到,你一个月之内找不回她,我就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。”巫师冷冷道。

    高洁在手下的搀扶下离开大厅,心中愤恨不已,巫师却无视她心中的愤恨,他可是跟这种低等母猴子完全不同的存在,不听话,换一个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思还是放在那小女孩身上,他几次试图掳走小女孩,只是她身上有一枚心佩,凝聚了西梁城的民众心愿之力,让他靠近她不得,而且其又是城主的女儿,守护森严。

    这才顺势而为帮助高家叛乱,冲散了民众愿力,只是没想到他信守承诺先帮忙出去城主,这高家的人竟然如此不成器,没有抓到小女孩。

    即便搜刮了城主府内的珍藏,也完全弥补不了错失小女孩的损失,他看到那小女孩第一眼,就知道其身上的灵气,足以让他修炼到下一个层次,届时他就可以真正返回部族,夺回属于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区区西梁城,比起部族的长老之位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只有回到部族,他才能成为真正的‘巫’,甚至返祖,像先祖一样不老不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箐醒来的清晨并不美好,因为沈炼告诉了她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不在了,陈箐亦相信他的话,因为昨晚上她梦到了母亲,那个严厉却又不失慈爱的女人,从此就和她有了生死之隔。

    沈炼猜测这方世界是九幽,所以这方世界的人死了,恐怕下场不是那么美妙。至少他昨晚观测到入梦陈箐的绝非是她的母亲,应该用其原本的一丝散乱魂念来称呼。

    正常生人死后,绝不会将神魂散乱成这些样子,至少会有一点凝聚的魂念,运气好还能变成鬼。

    也许这是跟她们身体构造有关,毕竟她们是吃了子母河河水才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箐悲伤了很久,沈炼却没有一点伤心,他实是伤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对于陈箐的感情,还远不及上一世对沈老太爷和若兮那样深厚。

    陈箐发觉了他的漠然,心里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她想要说些什么,可看到沈炼的眼睛却一点话都冒不出来。

    沈炼指着旁边的果子,说道:“这些果子都没有毒,你们早上吃这个吧,我们还得在这里呆上至少两天,你们需要养好精神,活人怎么能因为死去的人而影响自己,如果外祖母有灵,也希望你接下来振作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冷静而客观,道理说的很好,但是真正让陈箐拂去怨气的是沈炼准备的果子,生而神灵的儿子,居然会关心她的吃食用度,让她竟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曾经是否有同样的感受,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做母亲。

    韩莹和陈箐本来关系并不亲密,但在接下来两天里,好似有了多年姐妹般的深厚感情。

    沈炼并不惊奇这一点,更没认为这种迅速升温的感情会有多牢固,但是现在两人和谐,亦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经过两日的准备,韩莹的身体已经复原,陈箐亦是恢复健康,她才生了孩子,又经历那样的事,在短短时间内恢复成这样,实是她从前没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但是要知道沈炼这两天骑着黑虎,几乎把解阳山的灵果和别的蕴含灵气的草叶都给两人食用了,那就一点都不值得惊奇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黑虎,很想吃下两人的排~泄物,吸纳那些没有被消化的灵气,但是沈炼很明确的告诉它不准吃~屎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