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3章 缘由

第3章 缘由2017-11-10 10:41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还好这个世界谨守着十月怀胎的规律,因此这段时间母亲身边准备的很充足。

    当母亲有分娩迹象时,来来往往的侍女烧着热水,有经验的产婆竭尽所能,在傍晚的时候,沈炼终于出世了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沈炼发育未完好的缘故,体型不大,让母亲少受了许多苦难。

    因此她还有余力,虚弱着道:“让我看看女儿。”

    沈炼略有些奇怪,心里寻思道:“为什么她会笃定是女儿。”

    产婆已经将沈炼洗了一遍,颤抖着递过去。

    母亲抱着他,看着他充满慈爱,沈炼略有些不适应,微微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母亲笑着说道:“她的眼睛真好看,像天上的星辰。”

    产婆勉强笑着附和。

    母亲看着产婆,略有疑色道:“阿嬷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产婆看着沈炼,支支吾吾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母亲低下头,一路看到沈炼未曾完全包裹的下~身,然后轻轻掀开,本来苍白的脸更加没有血色,似是不可置信,朝着产婆怒声道:“我的孩子,你将我的孩子抱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产婆立即跪下道:“小姐,这确确实实是你的孩子,她们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母亲目光扫过周围的侍女,看到她们略有些躲闪的目光,心中大抵有些相信了,只是她没法想象为什么会生出‘男孩子’。

    沈炼虽然闭着眼睛,周遭的一切却感受得清清楚楚,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肉~身的‘母亲’见到他是男子后,会那样失态,所有人的反应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母亲眼中很快就恢复了神采,叹了口气道:“他真是我的孩子?”

    产婆道:“千真万确,真是从小姐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啊。”

    母亲幽幽道:“可是我吃的是子母河的水,怎么会生出男孩子。”

    产婆跪着的身子都止不住颤抖,如果这件事传出去,就是天大的丑闻,连她们一起都要问责。

    她大着胆子道:“也许小姐生下的小贵人没有福分,一出生就夭折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冷冷地瞧着她道:“这样你们就能逃过一劫了?”

    产婆咬着牙说道:“城主还没有来,现在将小公子送走还来得及,子母河的水一直流淌,总不会让小姐没有后嗣的,要是让城主知道小姐生的是男孩,他就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轻轻抚~弄着沈炼的小~脸,轻轻吻了下他的额头,叹息道: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生下你,但是你终归是我身上掉下的肉,只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,你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她又对着窗外,淡淡道:“韩莹我知道你在,你将这孩子带走吧,带到城外,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一抹暗影出现在屋中,这是个浑身裹在黑衣里的女子,她的速度几乎快过了人眼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沈炼知道这个韩莹就是一直暗中守护的人,只是没想到母亲居然知道,但平日里一点表现都没有。

    同时他听到母亲说的‘子母河’,他确然听过,传说这条河的河水,女人吃过就会怀~孕,但没有想到原来母亲是吃了‘子母河’河水才有了他,难怪他从胎儿发育时,会往女性特征发展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父亲,因此才一直见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母亲周围一直没有出现男子,连大夫都是女子,他起初以为是大户人家,会讲究一些,说不定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男子。

    投生女儿国,怕是许多男子的美梦,但沈炼并没有觉得有多大乐趣,阴差阳错下害的他差点变成女人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这种强行逆转性别,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他还没有发育完全,身体先天还不足,也得花时间弥补,总之他投生转世,简直不顺畅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仿佛此前世界的好运气都用光了一样。

    还好他能够感受到灵台深处掩藏的元神还在,那庞大的力量,是他真正的依仗,只要肉~身成长起来,就可以重新灵~肉相合,合法使用前生累积的元神之力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他也可以短暂借用一下部分元神之力,顶多付出一些代价而已。

    能够不受这世界排斥,算是勉强完成他的目标了。

    但沈炼还是决定先低调观察一阵,毕竟这个世界有太多东西需要他重新发掘。前提得是沈炼能度过面前这个难题,否则的话,他也得用强,做一点事了。

    没等韩莹回话,外面就响起了喊杀声,她皱着眉道:“应该是高洁叛乱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又惊又怒道:“她怎么敢。”

    韩莹道:“昨夜的时候,高洁手下的暗武士就想来抓你,被我打退了,我回报了城主,她叫我先回来保护小姐你,或许因为高洁的事,城主才到现在都没来看你。现在喊杀声这么大,城中恐怕已经混乱,小姐我护着你先出去,等局势安定后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沈炼只差点泛白眼了,遇到这么多倒霉事还不够,居然还能遇上叛乱。

    韩莹不等母亲回答,就将她扶起来,将沈炼母子引出去。

    产婆和侍女已经六神无主,胡乱跟着韩莹和沈炼他们母子,只是韩莹身体素质远超过常人,带着他们母子轻轻一提,很快就跃出内墙,将侍女和产婆抛下。

    沈炼耳边不断呼过风声,小~脸被刮得生疼。

    但他犹自注意周围的一切,他看到的人果然全是女人,那些女兵分成两股,一股右臂绑着红色丝巾,另外一股没有绑,穿着都很相似,以轻甲为主。

    以他所见,没有绑红巾的女兵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如果沈炼是有大慈悲的人,怕是这时候就要放出元神,不计后果化解这场叛乱。

    可他固然能路见不平,却做不到这种大的牺牲,尤其许多事情都不明朗下,只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许是昨晚留下的伤势,韩莹一路护着他们母子,脚步没有开始那么快了。

    沈炼耳力远超普通人,能听到她体内血管的破裂,以及伤口的崩开。

    鼻子里满是这女人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还没靠近城门,就被一阵弓箭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侧冲出了数十女兵,似乎认出了沈炼的母亲。

    沈炼暗自叹了口气,心道:“还是得用个手段,渡过眼前的关卡。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