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117章 性似浮云意似风

第117章 性似浮云意似风2017-11-10 10:36: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碧云是紫铃仙子的徒弟,亦是顾采薇的师尊,沈炼是顾采薇代碧云收下的弟子,作为太虚神策又一位传人。

    当然碧云的死,跟衍虚也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以她太虚神策还丹的修为,若非衍虚这至亲至今之人下手,别人又怎么能令她道陨。

    衍虚当初并没有从碧云那里得悉太虚神策的奥秘,因为那时候他还不够强,更重的是,碧云那时候是除清水祖师紫铃仙子外,唯一一位以太虚神策还丹的人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认为她比张若虚以及他更有希望得道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得道不但需要天资机缘,还得有那命。

    其实碧云是第一个发现他修炼‘他化自在天魔妙法’的人,她这一生很少做错事,最大的过错,便是对他有情。

    衍虚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无情的人,纵然那时候他对同门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自从修行‘他化自在天魔妙法’,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,将魔种悄然在那些他并不喜欢的同门身上种下时,衍虚起初有种莫名的快~感,直到后来他能够将那些人变成自己化身后,他生出一个疯狂的念头,那就是将门中所有人都练成化身。

    等到那时,青玄上上下下虽然看起来人很多,其实就他一个,一定很有趣。

    他真的只是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不同于同门自来受到的观念,修道便是道心纯一,不受外物迷惑,最后得天地之道。

    衍虚只是将修道作为一种手段,他很理解其余人修道的模式以及心理,但他不屑于当一个清苦的修士,或者说专注于修炼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修行带来的能力,以及悠久的生命,能让他实现种种匪夷所思的事,这才是他修行的缘故。人世间有太多的事,值得他在世间沉沦,值得他追逐,天地宇宙间仍有无数奥秘等他去探索,那些东西可比一心一意的修行,感受修为的增长,要有吸引力得多。

    碧云对他有情,便是因为他这一点不同于其他修士。许多修士心中只有道,唯独衍虚他向往别的东西,这一点给碧云很是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况且衍虚是真正的天才,他做什么事都比别人快,做的也更好,修行任何术法,都能在极短时间内掌握,并明白其精义。

    他在门中甚至有小道藏的称号。

    沈炼曾经在门中给许多人讲过他对修行的理解,指点过不少同门,但这些衍虚都做过,且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青玄在百多年前的一段时光里,盛极一时,出了不少优秀的弟子,跟衍虚关系很大。

    这是碧云佩服的,所以碧云也想不到,衍虚是那样无情的人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,俱如云烟,衍虚只是刹那间生出这种回忆。

    青霄不掺合半分感情的冷漠声音传进竹海,“回忆够了么。”

    衍虚望着青霄冷若清霜的倩影,笑道:“师叔,我一直听说,人在要死的时候,能够在极短时间里回忆一生过往,现在看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青霄淡淡瞥了他一眼,心中没有情绪起伏,一缕剑光乍然生出,天地万物,连同竹海月光,都似乎罩上了薄薄的寒霜,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动弹,除了那一抹似乎永远不会终结的剑光。

    净竹生出的竹海,对衍虚有极大的克制作用,尤其是在他损失部分元神后,令他失去了‘他化自在天魔妙法’那种随心意变化,能借世间一切法的神妙。

    衍虚清晰看着那剑光无声而来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清晰出现青霄与剑气融为一体的身影,隐隐约约见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碧云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本身就有相似的地方,不同的是,青霄果决,冷漠,一旦做下决定,就不为任何事物所动。

    虚空好似成了水体,泛起丝丝涟漪,出现颤鸣声。

    这是‘一剑碎虚’的剑术,若有神圣仙佛凝结道场神国,这种剑术就可以将其道场神国,碾碎为微尘。

    青霄的‘一剑碎虚’还未到登峰造极,但是剑光之下,便是衍虚遁出心念,穿破空间,也逃不了剑光的追杀。

    ‘他化自在天魔妙法’本就是极为擅长利用心灵力量,穿梭空间的道法,但是遇见‘一剑碎虚’,自带破碎空间的能力,亦是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青霄的寒冷剑意,比剑光还先到,衍虚似乎再也无法生出一个念头,任由剑光刺中他的眉心,跟着整个人外表结出冰霜,然后轰然间化为靡粉。

    青霄淡漠的眼神并没有注视在靡粉上,而是看向自己的影子,似乎染上了淡淡的血色。

    她没有露出任何失望沮丧,接着一剑狠狠刺中自己的影子,连同斩落了自己一部分修为,那影子很快从她足下分离出来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,融进了月光中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可是影子背后剑光,又像是另外的影子,一直跟着它。

    在短短刹那间,剑光不知出了多少次,令本来单薄的血影,越来越淡,直到肉~眼再也看不见影子,只剩下清冷幽寂的月光。

    后来月光突兀间就消失了,虚影罩住了整片竹海。

    青霄来不及判断是否已经完全消灭了衍虚,而是抬头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天空上是一座山,足有千丈高的大山,狠狠压下来,天地间似乎已经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漫空响起了悠悠不绝的道歌声:

    “性似浮云意似风,飘流四海不停踪;

    夕在东海观皓月,朝临南海又乘龙;

    斩吾见我了真性,欲参妙行登远峰;

    一招踢翻金炉鼎,不在三界五行中。”

    大山无情压下来,将竹海碾碎,同时将青霄压在山底。

    可是跟着那大山就一阵晃动,轰轰之声不绝,从山底到山腰竟然活生生破开一个大洞,一道剑光犹若惊虹,冲了出来,往长空一刺,却被一道黄光挡住,剑光根本不恋战,一击不中,随即就飘然远去。

    最后只听得青霄冷冰冰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,道:“太岳真形诀,登峰道人,迟早我要杀上太苍山,灭了你广清满门上下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出场诗由书友‘登峰见我’提供,感谢撕胸有礼的588赏以及大方斋主ME淡如微风白夜夕的打赏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(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