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34章 一张弓,一个铃铛,一座金桥

第34章 一张弓,一个铃铛,一座金桥2017-11-10 10:53: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沈炼并不急迫,哪怕玄都和玉鼎随时可能抵达极乐世界,他依旧平静得很。

    极乐净土,枝繁叶茂的龙华宝树下,一个青衣道人安然盘坐。头上冒出三花庆云,渐渐侵染四周,朦胧的烟云,使这片地方成了超然阿弥陀佛法之外的界域。

    沈炼闭着双眸,道心深处开始浮现一条虚幻的河流。

    他的神思沿着河流回溯,见证过往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回溯过去,毕竟鉴于万年前的他已然截断万古,没有谁有能力冲破那层封堵,就算现在的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何况就算冲破封堵,亦要面对那被沈炼一人担下的无上道劫。

    道心中的时光河流,乃是梦境产物,依托过去,却又并非过去,正是大梦心经的终极奥义体现。

    沈炼打算在这里好好看看那位菩提祖师,探寻菩提树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突然间画面一变,天光如水,海波青青。

    月夜之下,唯有两位道者对峙,正是沈炼和衍虚。

    追忆似水年华,沈炼再次见到这一幕,心中有无数感慨,这是决定历史的一刻,可惜那时候没有人能明白其中的意义深远。只是结局早已注定,不可更改。

    随着时空隧道的开启,沈炼和衍虚不分前后的进入了灵台方寸山。

    冲出峡谷的惊天瀑布,以及庞然的山体,其中一分一毫,再次显现在沈炼眼中,都显得无比神秘,这是那时候他体~味不到的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衍虚能藏于山中,而此时却在沈炼眼中难以隐藏。在这虚幻的过去,沈炼到底还是有混元无极的视角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操纵自己的过去身,仍旧按照事情的本来发展,最后沈炼再一次按照衍虚的算计,被困入魔障当中。

    他想着再过一会,就可以见到菩提祖师了。

    但是过了很久很久,过去身忽地一声爆响,一切种种烟消云散,哪里还能如从前那次一样见到菩提祖师。

    沈炼从幻梦中惊醒,猛地咳嗽,吐出鲜血。圆满无极的神气,也黯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到底还在受着阿弥陀的法意压迫,又强自去窥探另外一位道主,终于吃了亏。

    道主的不可思议,在此时又得到体现,竟然能抹除他心中的痕迹,这又是一种新的收获,令他加深了对道主的认识。

    沈炼用袖袍拭去嘴角的血迹,区区几口鲜血,换来这种体会,倒也值得。

    只过了数个呼吸,他就神完意足,再次于道心显化过去种种,他依旧不相信道主能彻底将痕迹抹除。

    因为覆盖一条线索,必然会留下另外一条线索。抽丝剥茧,总能窥见真实。

    就算最终看不到当年灵台方寸山的真~相,但也能多把握一丝菩提祖师的法意,于他在极乐净土搜索菩提树的踪迹同样是有作用的。

    沈炼怡然自得,在这弥勒成道的龙华宝树下不断尝试,竟也再无佛门中人来阻拦。

    消隐无踪的弥勒更没有在此时出现,实是诡异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南天门之上,太极图已经化为一座金桥,横跨虚空,连那滔滔不绝的天河,亦在金桥下~流淌。

    杨戬一身水云服,着无忧履,持着三尖两刃刀在天河畔,目光平和的眺望天河深处,那是清水天的入口。宛如少女般的清水道君,好似岸芷汀兰,郁郁清芳,并不看杨戬,却也没有打算出来。

    名震宇宙的清源妙道真君杨戬此时心头实是冒着冷汗,即便上次争夺天界之门后留下的伤势已经恢复,可是再次面对曾将他打入轮回万年的清水道君,依旧存有阴影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得不守住天界,为玄都师伯和师尊玉鼎道人腾出空暇,阻止沈天君寻到菩提树。

    天界之门尚是外物,被沈天君得到,也不会使他有本质改变,若是沈天君从菩提树下获得类似佛陀的证悟,沈天君恐怕将自成大势,高出玄都和地藏一线,于最终的决战取得胜机。

    可恶的是,在这一点上,佛门亦不会太用心,跟沈天君拼个死活。

    当然那些古老的存在,若无至宝护身,怕也没有面对沈天君的勇气。回想争夺天界之门时沈炼的无敌风姿,杨戬仍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在此时他不免想到那只猴子,当初它究竟明白了什么,竟那般自在,洒然而去。他心里有种预感,猴子恐怕已经超越了他,足以让沈炼有所忌惮了。

    唯有修行到今日这般绝巅,才会明白每进一步,将是如何艰难,哪怕是付出以前修行所有的艰辛,能前进一步,都可以知足。

    故而杨戬心头多多少少有些羡慕猴子,又暗自神伤。

    如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清水道君似乎再无为沈炼之事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正自思量间,悠长的钟声惊动了九天十地。

    一朵白云悠然而来,已经到了金桥之外,上面立着一个白衣青年,腰间挂着一个铃铛,钟声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那是天界之门的声音,杨戬一辈子都不会遗忘。

    钟声的威力,竟使金桥晃动。

    玄都一身明黄帝服,道气流转,凝立在金桥上,眼神冷冷瞧着白衣青年。

    那种眼神,足以教任何天仙都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亦微微垂下眼帘,似乎在躲避玄都眼神的锋芒。

    玉鼎道人没有出现,可盘古幡的压力铺天盖地,随时可能以雷霆之势,摧毁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拦路者。

    “青帝,你敢拦我,你怎么敢拦我。”玄都的声音高岸漠然,站在金桥上俯视着叶流云,如万古至尊,大道化身。

    叶流云清俊的脸上没有一丝畏惧,温和地笑道:“这世间大概没有我不敢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稳,没有半分激昂,但又一种玄都没法忽视的信心,那不只是天界之门带给青帝的信心,还有青帝本身的特质。

    这位名垂万古的天帝级人物,身上确然有一种教人难以忽视的特质。

    但玄都按耐住出手欲望的缘由,并非只在此处。

    他看向东方,一尊明月冉冉升起,中有桂花树,有姮娥,更重要的是有一个青年正拉着弓,瞄着他。

    青年的神容看起来很普通,可他拿着那张弓时,竟有无比张扬的神采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天上地下,这张弓例无虚发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