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玄道主

第54章 月夜李下学仙法,只是教人打不着

第54章 月夜李下学仙法,只是教人打不着2017-11-10 10:48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何心隐心道:“淑英这孩子,怎么能做到不起杀心。”所谓不起杀心不生劫,虽然是治根的办法,可是也是最不可能做到的事,他不免忧心女儿。

    于是何心隐又道:“若是生死由命,淑英又有多大可能渡劫。”

    知音微笑道:“我如果能知道,也不会遭劫转世了,何况纵然玉~液还丹,都免不了将来如尘如土,难道如渊兄还能保证自己一世平安么,所以此事可以挂怀,却不必太过介怀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道:“父女之间的亲情,道友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知音悠然道:“确实不明白,明天若是如渊兄替我收集的水云沙到了后,我想借你的丹房一用,也希望如渊兄能为我护法七日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道:“丹房随时可以给道友用,可既然淑英杀劫将至,我断然没有给道友护法的道理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知音淡淡道:“那便随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后,施施然离开。

    何心隐看着知音离去的背影,心头有点失落,他想起那年向不舍禅师问道,曾经请教过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问不舍禅师,“何谓修行?”

    不舍禅师道:“修行就是舍去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道:“修行要舍去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舍禅师道:“舍去不舍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道:“若是不舍,又当如何。”

    不舍禅师道:“不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道:“那为何修行就是舍去。”

    不舍禅师道:“因为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那次之后,他回了九嶷山,闭关潜修一阵,出来后他父亲死在天劫下。他做了何家的族长,过了几年娶了一个妻子,后来妻子生下女儿不久后就去世了。他虽然有法力,却留不住父亲,他纵然是九嶷山何家的族长,也没能留住深爱的妻子,现在他还能留住女儿么,何心隐深深疑惑。

    也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,更没法知道不舍禅师说的究竟是对还是错,或者只是巧合。

    知音或许清楚,可何心隐不敢去问,他怕真实的答案,让他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何淑英不知道父亲心中的复杂,只是运起玄女宫心法,行经周天,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边何香亦是从梦里醒来,并且突然间起身的动静,惊动了隔壁的母亲。何母隔着墙壁问道:“香儿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何香道:“没事,我就是做了噩梦。”

    何母‘哦’了一声,听到何香这边确实没多大的动静,便又睡了。

    待到何母均匀的呼吸声响起,何香才悄悄出门,云母溪水从家门前缓缓淌过,夜寒露重,屋檐上偶然光华闪烁,那是结出的冰霜。

    深秋的夜晚确实很冷了,只是何香穿的不厚,也感觉不到冷。

    她还想着刚才的梦,心中一动,足尖踏入溪水,并不下沉,若蜻蜓点水,过了云母溪,这些时日~她的修行并非虚假。

    前方婆娑声动,一株李树摇曳枝叶,落在何香眼中,她明明记得那里原来是没有李树的。不禁有些奇怪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李树下,脸上现出惊喜,原来沈炼师傅和和尚师傅都在。

    何香道:“两位师傅,你们原来都没走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觉心道:“所谓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我们可不是半途而废的人,今天还有东西要教你。”

    何香问道:“今天学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那天欺负你的女人论法力,也不比你高了,可是你为什么打不过她,可有想过。”

    何香一愣道:“沈炼师傅也知道我刚才做的梦。”

    沈炼笑道:“你说它是梦,其实它是真。”

    何香有些奇怪,随后想通了关节,这梦自然不是毫无来由的,如果她真的遇到梦里的事,结果恐怕就是梦里的结果,不会出错,大约沈炼师傅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她沉吟道:“她的剑很快,威力很大,我躲不过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你说的不错,无论她再厉害,只要你能躲过去,自然就不会输了,如果一直不会输,总会找到赢的办法,而修道人斗法,其实最有用的本事就是斗法起来先立于不败之地,然后再求胜,否则你纵然胜了一千次,在一千零一次时输了,那也万事皆休,当然这不是绝对的真理,真正遇到困难时,还需要审时度势,临机应变,只是这些,就得你自己去明白。”

    何香道:“我有点明白了,沈炼师傅是要教我让人打不着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沈炼道:“这本事我就不亲自教你了。”

    何香又看向觉心道:“那么是和尚师傅教我么。”

    觉心大笑道: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觉心折了一根李树枝条。那枝条在他手上一抖,简直胜过人世间任何神兵利器,犹自带着叶子的李树枝落在旁边的岩石上,登时使其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看得何香不禁骇然,接下来她更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觉心手上的枝条凌空一折,如同毒蛇吐信一样刺向她。

    眨眼不到的功夫,何香满眼都是枝条的尖端,哪里根本分不出虚实,只好不断往后退。

    觉心看起来五大三粗,那枝条落在他手上,当真是灵妙无双,变化无穷,一折,一刺,一横,一撇,一削,无不是妙到毫巅,如荣羚羊挂角,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威力,倒是及不上何香梦里何淑英最后那一剑,可是玄妙却胜过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五六个呼吸,何香就被枝条抽了十来次,身上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觉心动起手来,可真是半分容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何香顾不得自己的衣服是否被抽坏,更顾不得自己身上有多疼,注意力无限集中,抛开杂念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觉心手上的枝条倒也不是那么无迹可寻了,渐渐地原来一些必中的攻击,她也能躲过一两次。

    何香服用过蟠桃,好处就在此时显现,她成仙的根基已经打下,此时虽然挨了不少枝条抽打,但也无形间激发她的潜力,原本尚未如臂指使的法力,现在都慢慢地被她驱使,步伐腾挪,十分简洁省力,效果也比一开始好了些许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